我和革命老区柯村的情缘

柯村镇位于皖南的黟县西北部,山清水秀,风景优美。1934年,这里发生了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柯村暴动”。随后,中共太平中心县委在柯氏宗祠成立了皖南苏维埃政府。柯村有很多红色革命遗迹。今年3月份,我怀着崇敬的心情来到黟县柯村暴动纪念馆参观。这里陈列着当年红军革命斗争的文物、烈士遗物以及红军使用过的枪械、弹药等。馆内布置有当年中共太平中心县委领导农民举行“柯村暴动”、创建皖南红色苏区的斗争过程,还有方志敏率领的北上抗日先遣队抵达柯村休整并向群众发表革命形势演讲的图片。

  一件件物品是那么的亲切,一幅幅画面又是那么动人,仿佛把我带回到当年的战争岁月,也勾起了我对这片红色热土的深情回忆。

  1987年,我进入供电公司工作,参加了柯村镇胡门村10千伏供电线路架设工作。初到柯村,它给我的感觉是偏僻、冷清。由于过度砍伐,周围山上光秃秃的。柯村至胡门村的公路正在铺设过程中,路面坑坑洼洼、凹凸不平。我们乘坐的工具车上堆满了工具、材料和行李。有的地方工具车无法通过,我们只能下车清理路障,推车前行。就这样,我们好不容易才到胡门村。我们在村委会主任黄小苟家住了下来。当时,黄小苟是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人,眼睛炯炯有神,给人精明强干的印象。

  冬日的夜晚,胡门村寂静无声,屋里煤油灯灯光昏暗,屋外一片漆黑。开始架设线路了,黄小苟每天带着一帮村民协助我们。天寒地冷,冰冻三尺,我却能感受到村民渴望光明、期盼早日通电的无比热切的心情。他们将心中的这团火化成了协助施工的动力。胡门村通电后,我从《黄山日报》上看到了胡门村实现“三通”,即通电、通公路、通自来水的报道。黄小苟一时成名,后来成为胡门村的村支书。以后的十多年里,他带领胡门村发展特色产业,让村子成为有名的富裕村庄。

  当年的柯村镇,每年都会有大大小小的水灾发生。水灾中电力设施被毁坏,我就多次进柯村参加恢复抢修,感受最深的是路难行。1997年,位于柯村镇宝溪村的长田河配电房被大水冲毁,我乘工具车去抢修。路是新开的,路面铺着碎石子,十分颠簸,十几公里的路程,车子走了一个小时。

  2002年8月发生山洪,柯村镇下湖田村成了一片汪洋,电力设施遭破坏。我们进入洪水淹没过的下湖田村。村里一片狼籍。从墙上的水淹痕迹看,洪水齐腰深。水带来的淤泥厚厚地铺满地,村民正在家里清理物品。几年后,柯村镇再也没有听说有水灾发生。再到柯村,我发现山变绿了,水变清了,原来光秃秃的山已是绿树成林。通过封山育林,柯村生态环境得到了改善。

  2007年,我再次到胡门村。通往村里的路已是柏油路,村内一幢幢新建的农家别墅拔地而起。加上原先保留下来的部分老房子,村子比过去大了不少。柯村供电所的同事带我找到了黄小苟家。他家在原来的老房子旁边新建了一幢二层楼房。他很快认出了我。他已从村支书岗位上退了下来。当年精明强干的村干部,这时已是两鬓白发的老者,但双目依然炯炯有神。

  2007年,要给胡门村安装专用变压器的计量终端和供电台区的集中器,以实现远程抄表,我到柯村的次数也较多。我深深感叹:柯村一直在变化、在发展、在前进!

  又到下湖田村,才知道村民已整体搬迁,原址上的民房全部拆除。在地势高的山坡上,一幢幢小别墅建起来了,一个新的下湖田展现在我眼前。勤劳勇敢的下湖田村人建设新家园,也不再担心水患。

  电力使我与柯村结缘。三十多年来,我见证了这里的发展变化:从点煤油灯到通电,从村电工管理总表到一户一表改造,从解决用电难题到电力保障农户脱贫致富奔小康,电力陪伴着柯村一路走向致富路。如今,在这片红色热土之上,供电线路已经形成10千伏双回路电源。供电公司在柯村镇安装了8台专用变压器,为当地畜牧养殖、茶叶加工、旅游服务业提供了充足电力。柯村镇的各行政村农网改造升级工程全面完成,许多农户家中安装了三相电,在家中就可以办小型加工厂。一个新型的美丽乡村已经在这片红色热土上建成。

  在皖南苏维埃政府旧址内,当我们在明亮的灯光下感受那激情燃烧的峥嵘岁月,当我们在党旗下重温入党誓词,我的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做好供电服务,与当地群众共同开创美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