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电力 “卖电第一人”圆了老板梦

“喂,朱老板吧!我的光伏电站不发电了!”12月23日晚,朱启杰接到江苏金湖县塔集镇家庭光伏电站户主朱庭强打来的电话,回复道:“我已经从手机上看到啦,正在赶往你家的路上!”24日凌晨4时,朱启杰为这个8千瓦光伏电站排除了继电器烧坏的故障。
今年48岁,家住江苏扬州市江都区丁伙镇富桥村(原为纣墩村)的朱启杰,因为率先在自家屋顶建设安装了5千瓦光伏电站并于2013年6月4日与国网扬州供电公司签订购售电合同,正式上网卖电,成为江苏“卖电第一人”。
之前在江都苏中建筑公司干机电安装的朱启杰,如今已成为从事屋顶光伏电站建设和维护等业务、注册资本达5000万元的民营企业扬州杰海新能源有限公司的总经理。
踏着能源变革步伐前行,和着新能源发展节拍成长,朱启杰是我国改革开放成果的一个生动例证。

“机会来了就不能放过”

在扬州江阳工业园内一个汽车充电桩企业120千瓦屋顶光伏工程建设现场,朱启杰接受了记者采访。
“2013年3月,我偶然听到电视中介绍居民个人小型光伏电站可以免费并网。我觉得这是一个可以试一下的新商机,机会来了就不能放过。”当时的光伏组件等比较贵,建成1瓦的成本要12元,虽然是自己建设,但5千瓦也要花5万元,朱启杰的家人对于投资建屋顶光伏电站的想法不统一。朱启杰说,“在江都出台并实施60岁以上农民缴5.4万元保险金,每月可领近1000元养老金的政策时,因为错过了时间,没为母亲办理。我就拿此和家人算了笔账:装光伏电站上网后,每月可获得500元左右卖电收入,相当于为母亲办了‘保险’,并可以拿20年以上。”

“这些让我坚定了圆老板梦的信心”

万事开头难。个人光伏电站是新业态,虽然国家电网已出台免费并网政策,但此前在全国也鲜有并网案例,究竟怎么并网、如何办理相关手续等成了新问题。
于是,朱启杰很快完成了电站安装,先自发自用,还买了两组100安时的蓄电池,将白天发电时未用完的余电储起来晚上用。
时任扬州市江都区供电公司营销部主任汤传斌上门对朱启杰说:“你的并网申请我们收到了,因为你动作迅速,相关手续办理要慢一些。我们和你一起探索前行、勇敢尝试!”朱启杰回忆说:“6月4日装电表时,省电力公司和市、县供电公司三级专家到场,试验式装表、研究性并网。就此,我成了江苏‘卖电第一人’。”这一新闻随即在江苏和全国媒体广泛传播。随后,上朱启杰家看稀奇、问效果的人络绎不绝,他热情接待。在他的帮助下,黑龙江鸡西的田栋梁成了当地光伏发电上网第一人;金湖县的高德宏到他家参观后,特地请他为其购材料并安装,成了金湖屋顶光伏发电的第一人。
“我从中感受到了社会蕴藏的光伏发电投资热情高涨,加上供电公司等相关单位对我上网卖电一路绿灯助行,国家还打响了蓝天保卫战,这些都让我坚定了圆老板梦的信心。”朱启杰说。
2014年,朱启杰想方设法筹集200万元,注册成立了扬州杰海新能源有限公司,开始了安装和维护屋顶光伏电站的业务。他还在家中投资建设了屋顶光伏二期扩容5.5千瓦、三期扩容20千瓦工程,分别进行日照、发电量、实际衰减值等多项指标的测试。

“保卫蓝天要有勇敢劲和责任心”

随着蓝天保卫战的推进,以风电、光伏发电为代表的清洁能源大发展态势迅速形成。
2015年,高邮市的周传明、王飞到朱启杰家考察后,立即成立3人合伙的新能源公司。
不久,合伙的3人拆分成了3家新能源公司;而后又扩展成永春、万家等8家新能源公司。
针对新能源企业快速扩张出现的人才短缺等问题,朱启杰的杰海新能源为他们提供代维护服务,同时开办光伏电站业务培训班。“2016年以来,我办的业务培训班每年都超过10期。”朱启杰表示。
2016年起,农村商业银行为农民提供光伏贷业务。金湖县有户人家在光伏电站建成后,因为有房产证的父亲年龄大银行不给贷款,于是,朱启杰想到了回购,双方签订合同,电站建设资金由其公司承担,发电收益归其所有,房屋主人每年享受500千瓦时的免费用电。目前,杰海新能源已回购21家农户的电站,并把回购业务延展到了企业屋顶光伏电站。
面对今年国家出台光伏新政后,居民新建屋顶光伏电站项目急剧减少的情况,朱启杰已将主要精力放到了企业屋顶电站项目建设和运行电站的维护上。“充电桩、家庭储能等新能源业务发展的春天正在到来!保卫蓝天,既要有勇敢劲更要有责任心,这个责任心就是在加快新能源发展的新征程中砥砺前行!”朱启杰表示。

中国电力报2018年12月29日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