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丨曾鸣:国网“三型两网”是颠覆性变革

国网“三型两网”是颠覆性变革

——访华北电力大学能源互联网研究中心主任曾鸣教授

中国电力新闻网 记者 赵冉

  国家电网有限公司三届四次职代会暨2019年工作会议要求,聚焦建设世界一流能源互联网企业,守正创新、担当作为,推动公司转型升级,并首次提出打造“三型”(枢纽型、平台型、共享型)企业,建设运营好“两网”(坚强智能电网、泛在电力物联网)。目前,国家电网公司已全面推进“三型两网”建设,加快建设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能源互联网企业。

  “三型两网”有怎样丰富的内涵?本报记者特采访著名能源互联网专家、华北电力大学能源互联网研究中心主任曾鸣,对“三型两网”进行了解读。

  记者:在当前形势下,国家电网公司提出“三型两网”有何重要意义?

  曾鸣: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近期国务院国资委将包括国家电网有限公司在内的十家央企,列为创建世界一流示范企业。如何实现这一目标,是公司做好各项工作需要回答的重大问题。

  可以看出,国家电网公司提出“三型两网”建设目标是国家电网公司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认真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贯彻“三大改革”(国有企业改革、能源革命与供给侧改革、电力体制改革)要求,顺应云大物移智等技术创新应用发展趋势的重要举措。

  记者:您认为“三型”和“两网”两者之间是什么关系?

  曾鸣:“枢纽型”体现的是电网公司的产业属性。“平台型”体现的是电网公司的网络属性。“共享型”体现的是电网公司的社会属性。建设“坚强智能电网”的着力点是在供给侧,支撑能源供给侧改革。建设“泛在电力物联网”的着力点是在需求侧,支撑能源消费革命。

  总体而言,“三型两网”是一个有机整体,“两网”是手段,“三型”是目标,两者是手段与目标的关系,即国家电网公司意在通过建设“两网”实现向“三型”企业转化。同时,“坚强智能电网”支撑能源供给侧改革,“泛在电力物联网”支撑能源消费革命,建设运营好“两网”是实现电力系统供需双侧协调互动的重要保障。

  记者: 您认为国家电网“三型两网”建设目标如何实现?

  曾鸣:建设运营好“坚强智能电网”与“泛在电力物联网”是实现国家电网公司向“三型”企业转型的重要手段。我认为“三型两网”整体建设目标的实现应该从三个方面着力。

  第一,着力推动能源电力行业的体制机制改革,深化国有企业改革,探索电网公司内部市场化运营机制建设路径;推动电力体制改革,建设建成竞争充分、开放有序、健康发展的市场体系;推动能源消费革命与供给侧改革,为云大物移智技术在需求侧、发电侧及电网侧的部署应用提供良好的政策环境。

  第二,着力推动云大物移智技术在电力领域的全面应用。电网公司向“枢纽型”企业的转型发展,需要通过电力大数据、移动通信传输、智能优化等技术的有效应用,实现发电侧、需求侧与电网公司的能源流、信息流有效贯通。向“平台型”企业的转型发展,需要通过云计算、能源互联网等技术的有效应用,实现对企业平台价值的深层次开发与利用。向“共享型”企业的转型发展,需要通过物联网、数据挖掘等技术的有效应用,实现对各类能源资源的整合、共享与企业协同发展。同时,通过云大物移智技术的有效应用,将电力系统中的“物—物”、“人—物”互联互通,是提升“坚强智能电网”运行效率,实现“泛在电力物联网”的重要手段。

  第三,着力推动电网公司的综合能源服务体系建设。近年来,我国综合能源服务开始快速发展。在综合能源服务市场中,电网公司将面临发电企业、节能服务公司、设备制造商及其他社会资本的挑战。同时,建设世界一流能源互联网企业的目标追求已经明确,以提供多元化、个性化的综合能源服务为手段,以云大物移智等新兴技术为依托,全面推进综合能源服务体系建设与运营工作,是支撑公司应对激烈市场竞争、向一流能源互联网企业转型的重要基础工作。

  记者:您认为“三型两网”目标,哪些目标比较容易实现?哪些目标实施起来更加困难?

  曾鸣:我个人认为,由于目前以特高压为骨干网架的多级电网协调的坚强智能电网建设已经比较成熟,在世界上达到了引领的水平,因此,“两网”中的坚强智能电网以及“三型”中与坚强智能电网关联较大的枢纽型和平台型这三点,相对而言将来实现较为容易一些。

  比较难实现的是共享型和泛在电力物联网。共享型是社会属性,要求政府能出台合适的配套政策,同时要在管理模式上创新,是与电力体制改革密切相关的,这方面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特别是四批增量配电网试点工程的布局,如何把增量配电网和综合能源服务和智慧能源的目标结合起来,使能源系统真正能够实现高效、低碳、绿色、可持续发展,还有许许多多的工作要做。

  泛在电力物联网需要一系列的信息通信技术,技术要不断创新,更重要的是这些技术如何在电力领域得到有效应用,任务也比较艰巨。

  记者:“三型两网”目标实现后,能用什么样的词汇或语句来形容国网的变化?

  曾鸣:“三型两网”目标实现后,毫无疑问是一个颠覆性的变革。会引起整个电力行业颠覆性的变化,对能源革命是非常有利的支持。因为中国电网真成了枢纽型、平台型和共享型的电网,多种能源就能实现最优互补,各种能源的生产、输送、存储、分配、使用就能实现源网荷储的最优的协调。源网荷储协调一定是中国能源革命追求的终极目标,现阶段能源革命提出的“四个革命、一个合作”的目标就能在强大的技术和管理模式支撑下可持续地发展。

  记者:结合华北电力大学的研究成果,您认为“三型两网”技术方面应该做哪些工作?

  曾鸣:国网“三型两网”技术方面现阶段应该从以下几个方面开展工作。

  第一,能源电力领域云大物移智技术的研发与试点应用。华北电力大学在能源电力领域云大物移智技术的研发与试点应用方面具有深厚的技术储备和试点应用经验。

  第二,综合能源系统的基础仿真与应用研究。综合能源系统是我国能源电力系统转型的重要发展方向,建设综合能源系统、开展综合能源服务,是国家电网推进“三型两网”发展,建设世界一流能源互联网企业的重要工作内容。

  第三,综合能源服务市场建设及策略研究。综合能源服务是市场竞争性业务,综合能源服务市场机制尚未建立,市场主体数量众多且背景各异,业务具有多样性、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国家电网若要在综合能源服务产业中占得主导地位,需要超前布局。

  第四,“三型两网”的顶层设计与规划研究。未来国企改革的基本思路应该是“精细化分类改革”,我国国企改革与发展将进入“分类改革与监管”的新时期。开展“三型两网”建设,涉及电网公司发展的方方面面,需要做好顶层设计和规划布局。

  第五,“三型两网”下的电网公司输配电成本监审方法研究。“三型两网”发展目标下国家电网公共事业化的产业属性、价值平台化的网络属性及利益共享化的社会属性将更加凸显,其开展固定资产投资的方向、目的和国外的电网公司也存在根本性的差异,具体体现在国外电网公司固定资产投资主要以经济效益为导向,而国家电网公司围绕“三型两网”建设将更加注重固定资产投资的社会效益提升。那么,在第二轮输配电成本监审工作中,如何考量“三型两网”下电网公司的社会效益贡献及相关投资成本,并将其计入输配电价核算体系是亟需研究的重点课题。

责任编辑:赵雅君 投稿邮箱:网上投稿

附件: